弧了

雷点⚠️⚠️⚠️ 我找到我的雷点了!除了雷菊湾这对cp之外雷娘耀,王耀他是个大老爷们啊!为啥会娇滴滴的撒娇啊,为啥会小鸟依人般的依靠某个人啊!还有all耀,我理解的all某是跟他相关的cp我都吃的下去,而不是在一篇文里他跟所有人都能搞上…可能大家跟我理解的不一样(?)无论什么角色,只要是男的,娘化了,我就特别雷⚠️吃到粮也跟吃了💩一样难受顺便那些觉得qj是种play的请离我远点,我不写也不吃,这个连着童车是底线。雷,特别雷童车以上
我家电脑成精了……昨天晚上我码文,差不多快结局了吧,是be……它突然卡了,没办法,关机重试得,文一个字也没剩下,全没了。我刚想再码篇be…它又卡…行行行我屈服,我马上去码小甜饼……这回倒是好的很,前后快两个半小时一点都没卡…我怀疑它成精了……难道电脑也能成精吗,那不得,全身黑不溜秋的啊……“女人,”电脑挑起我的下巴,“从今天开始,只要你码be,我就卡。”………………砸碎你qwq
偶人 cp澳耀,ooc注意 *大家七夕快乐呀 “这城中的怪事甚多,人们怕是早已习惯了,你提的那个,我倒是有些印象。”算卦的先生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你怎么知道这事的?” 我忙向他拱了拱手:“这,也是怪事一桩。家中珍藏多年的木偶人,那日突然唱起戏文来,我又是独居,说起来也有些不好意思,我觉得太过于诡异,便把那木偶给烧了。前几日在城中,听到有人谈论类似的事,便想过来请教一下。” “你烧了?!”他的声音徒然提高了八度,末了,他低垂着眼眸,苦涩一笑,“罢了,这大约是他的命数了。 “你既然想知道,我便告诉你吧。这城中,原先有个表演木偶戏的艺人,这艺人还带着一位小徒弟,说...
全员七夕想脱单 *ooc *和 @咸鱼潼 的七夕联文,她写异色,我写常色 *本篇王耀,非国设 *cp极东无差 我,王耀,二十一世纪五好青年,被自家妹妹逼着去相亲,她说,欸,哥,我托着咱对门家二嫂的姐姐的表兄弟的叔叔家的隔壁邻居的陈大妈给你介绍了个对象,你说你也老大不小了,她咂了咂嘴,怎么连个对象也没有,今年七夕又要自己一个人过了吧。 我对着她挥起拳头,小兔崽子我看你真是欠揍了!你哥不缺胳膊不缺腿的,为啥非得去相亲? 她幸灾乐祸的看着我,说,哥,你去了就知道了。 迫于她才是我们家掌握财政大权的人,我只能不情不愿的去了。相亲对象是个看起来温柔又娴静...
是这样,很久不更新的《w学院的话剧社》,可能以后也不会更了,当我用一个读者的眼光去看这篇文章时,它实在是太拙劣了,我知道自己一向写不好甜文,思考起当初写这篇文的动机,大约是我脑子一热,就这么码出来了。对于读过它并且依稀记得它的人,我很抱歉。 如果我有时间,可能会把它大改后再发出来了,随缘。 我不擅长甜文的,准确的说是什么也不擅长。不过比起糖我还是喜欢刀子,刀子多好吃啊(满嘴血 所以即使它大改,所有cp结局也都是be,请不要对我抱有期待... 我很抱歉。
置顶!!! 这里阿啾!是条濒死的咸鱼,脾气很好,欢迎大家来找我玩哦!!!!相处久了就能知道我其实是个沙雕了hhhhAPH杂食,啥都吃,只雷菊湾。银魂吃土银土,冲神,嘛,别的也都吃的下去,不雷。我永远喜欢银他妈!最近非常喜欢哥谭!!!我永远喜欢丑蝠和迷企!!!嘛,蝠猫也超好吃呜呜呜!!!文笔垃圾且不会写甜文,喜欢吃刀子,也想发刀子。感谢看我文的人,你们都是天使呜呜呜呜呜!!!最后比个小心心❤️ 另,我开学弧,取关随意
【极东】妄想症 *cp为菊耀耀菊,非国设 *ooc *菊第一人称 星辰浸没在他的眼睛里,我看见他勾起嘴角,朝我微笑,微风拂过,他已消失不见。 一”本田先生,有您的信。“ 我把信拆开,信纸上赫然印着几朵粉色的樱花:”真是奇怪。“我嘟囔道,我可想不起还有谁会给我写信,早在一年前,我就与所有熟人断绝了联系,据他们说,我失忆了。 可是,我明明记得所有人的名字,记得和他们做过的每一件事。我这么想着,抬起头便迎上了他们看怪物般的眼神,我一愣,随即便顺着他们的意思,独自回家修养去了。 我便看见...
晚餐 *新大陆家族亲情向,偏仏英,非国设 *我来还债了 @轻霜抚雨 希望你喜欢 *段子向,可能ooc 无论怎么说,今晚注定会是一个恶魔之夜,惨白的月亮挂在天上,风刮的正起劲,引得树叶一阵响动,厨房里传来的轰鸣声让马修·威廉姆斯抖了抖,他的兄弟,阿尔弗雷德却像没事人一样瘫在沙发上,像极了一个肉肉的团子。 “亚瑟!亚瑟·柯克兰!你个混球,给我从厨房里出来!”不出意外的,卧室门口响起了弗朗西斯绝望的咆哮声,天知道,他只不过是去处理了几个文件,那家伙就钻进了厨房,想起上一笔修缮费用,他不禁捂住了胸口。 “你吼什么?弗朗...
今天下午去医院看腿,疼的我以为我要瘸了,刚走到门口,看到一辆救护车,从车上下来几个人,抬着担架。担架上的老爷爷明显快不行了,他的妻子和儿媳/女儿(可能?)在一边有说有笑,他的儿子则显得一脸不耐烦。我去看腿的小破医院急救措施并不是非常完善,我觉得他们可能是心疼钱吧。有那么点心酸。
被锁链捆绑在柱子上的少女面带微笑,烈火在她的脚下燃起,她望向不远处的男人,他跪在地上,颤抖着双手抱住头。少女微微皱眉,在浓烟的席卷下吼出几个字。 “天佑法兰西!”她说。 法贞好啊......(嚼刀子 法诞,啊......
透明人 *给 @四季FARL 迟到的生贺 *cp为仏英 *ooc 一, “.......我们将永远哀悼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先生,感谢他对透明人实验的贡献......”市长还在继续说着什么,亚瑟的耳朵里却轰鸣一片,他愣神了片刻,抬步走出了会场。 透明人的实验是几个月前开始的,弗朗西斯作为第一批志愿者参与其中,亚瑟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他则眨眨眼睛:“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盯着我?” 亚瑟和弗朗西斯相识已经整整十一年了,相恋五年,他深知弗朗西斯绝不是对这种新鲜而危险的科研项目好奇的人,正相反,他往往避之不及。 “弗朗西斯...
他站在高处,俯视着苍生。“国王,他死了。”侍卫小心翼翼的跪下,尽可能的压低了声音。他挥挥手,示意侍卫下去。侍卫长舒了一口气,赶紧退了下去。他看着底下跪着的人民,露出了微笑。他拍了拍手,下面肉末飞溅。鲜血溅在他身上,他笑的愈发猖狂。一切都是要毁灭的。他想。
一些个人认为混圈需要知道的事情 BLCKHIT: Apple: lof很多同人作品,很多用户,很多太太。有一些事情想说明白。以下来自我和我身边的人的亲身经历,仅代表我个人观点,不同意的话请私信我,谢谢。1.关注之前一定要看简介。2.不要在画手面前夸另一位画手,不要在文手面前夸另一位文手,不要在coser面前夸另一位coser。(其他职业也一样)3.不要在一位太太的作品下谈论其他太太。4.不喜欢吃一样食物,你可以选择不吃。但请不要摆出一副很恶心的样子,尤其是在你对面还坐着一位喜欢吃这种食物的人的时候。吃粮同样如此。5.不要脚贱去踩雷,伤了土地也伤了你。6.你发现了一位和你在某个方面志趣相投的伙...
黎明之前 *cp是耀朝,没写完,是纯作死的摸鱼,我拉低了整个耀朝tag的质量。*设定是耀和亚瑟是神和吸血鬼…有点扯…好吧*有人物死亡,无血腥*ooc“王耀,喂,听我说。”亚瑟拽了拽王耀的衣角,对方才漫不经心的抬起头来,瞥了他一眼后又把眼睛移到书上。“有事?”他轻声说,似乎是怕惊扰了什么人一样。“哈,其实也没什么。”他笑笑,修长的手指指了指书上的文字,“你在,学法语?”“是啊。”他握住亚瑟的手,“亲爱的,我觉得,我们下个月可以去巴黎…”亚瑟看着他,挑了挑眉,他的轮廓在忽明忽暗的烛火下显得格外清晰。“那么,亲爱的,我要去睡觉了,你就把你的心思放在那本法语书上吧。”“亚瑟,等等。”他没放开亚瑟的手,“无论如何...
【瞎扯】虐文党宣言 葵葵葵_不填坑: 赞同 北邙山下尘: 在微博上跟人怼(不是)的产物,为了避免我的撸否三月份没更新四月份依旧没更新的惨剧,在这边存个档,混更。 我提的原po微博搜“甜文党宣言”即可。 =正文分割线= 在首页看到某po之后生起的逆反心理,非同好小伙伴慎戳避雷。 虐文党宣言 ...
【APH】歌伎(二) *接上一篇,我大概是老了,点错了两次只打了题目就发了(捂脸) *在秃头的边缘试探。 *cp为牡丹莲组,ooc *,事例全是瞎编的! 二, 人心惶惶。日军就停留在大门外,却一步不动,为首的年轻首领甚至还养起了鸟。 这听起来很滑稽,但是每一个出城的人都没能回来,年轻的首领穿着日常的和服,鼓捣着鸟,哼着小曲儿,似乎眼下这座城马上就能收入囊中。 他偶尔会眯起眼睛,眺望着那座城门,没人敢出去,他们只要看一眼那还带着血的武士刀便会瑟瑟发抖。 人人都把自己当成了最金贵的的那个,有人抛妻弃子,妄图从狗洞逃出去,有人腆着脸皮,去城外送情报,希望能活...
摸鱼 *bg向,弗朗和罗莎,cp仏英,背景架空,龙那段是我瞎编的! *摸鱼,zz小短文 *ooc 龙咆哮一声,冲上了云霄,它黑色的翅膀上挂着一个小姑娘,小姑娘金色的长发散开了,被巨大的气流吹的睁不开眼睛。她吃力的想往龙身上爬,龙却有急转了个弯。 “可恶!”姑娘低声咒骂着,被一个戴着斗篷的男子抱起,稳稳的坐在龙背上。 “喂,弗朗西斯,我说了不用你帮忙了。”姑娘不满的瞪了他一眼,弗朗西斯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哥哥我可不想看到我家小甜心出事啊。”他指了指罗莎的胳膊和腿,“你说,你磕了多少次了?” “每个魔法师刚御龙的时候不都这样吗!而且磕几下又不会死。”她不满的瞪着弗朗西斯,...
关于点文 因为心痒+不想填坑(bu),所以…嗯,开个点文,有时间会写…诶我这么小透明也没人会点吧…限五篇,cp见tag,除了不吃的米英,菊耀,菊湾别的都可以…清水和车都行…因为快开学了所以可能会拖很长时间…(土下座),可能会一直拖到放暑假…请见谅。占tag抱歉。
【APH】歌伎(一) *cp为牡丹莲组,仏英娘,稍微有一点耀菊*再见啦,再过四个月再见~一,王耀蹲在一条肮脏的小弄堂里,抱着两个小小的金发女孩,扎着双马尾的小姑娘不停的啜泣着,另一个小姑娘则拿着脏兮兮的帕子给她擦拭着眼泪。王耀有些发愁。这两个小姑娘被人们从租界里丢出来,眼看着语言不通连命都快保不住了,才被王耀给捡到。往后呢?他能光明正大的养着这两个洋人的孩子?还不被邻居骂成卖国贼!但当他看到两个孩子水汪汪的眼睛的时候,他心软了。“罢了罢了,好歹也是两条人命。”他叹了口气,扯下两块布包住了小姑娘显眼的金发。王家曾显赫一时。皖南地区还没被军阀分割的时候,王家是大户人家,走商道,支持和气生财,也都有文化,算得上是这小小的...
【APH】战事(一) *背景架空,分为五篇,仏英,米加,东欧百合组,独伊,极东。*可能ooc 一,前线,战火纷飞。 人们不知道这是以什么为目的战争,他们被金钱冲昏了头,甘愿成了机器人的雇佣兵。他们背叛了自己的族群,拜倒在一群金属脑壳的家伙脚下。 他们肮脏,混乱,早已缺少了做人的情感,该怎么说呢,比起那群拥有了自我意识的机器更加不像是人类。“射击!”身后传来军官的命令,他们堕懒的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战壕前,拿起武器,丝毫不估计同为人类的情感,朝对面一阵猛轰。“这些该死的!”一个金发的男人使劲趴下,连带着护住了怀里的人。他脸上沾着灰和泥,头发上也全是草和土的碎屑。他低声咒骂着,唯一干净的如同鸢...
【仏英】双向背叛 *灵感来源于av1924988*cp为仏英,带一点味音痴和法赛,米赛*ooc*明明想写be却摸出来小甜饼exmmmm……… 一, “嘿,弗朗西斯。”一个年轻的女人朝弗朗西斯打了个招呼。“嘿,美人。”弗朗西斯朝她抛了一个飞吻。女人快步朝他走来,她穿了一件水蓝色的裙子,晒得黝黑的脸蛋露出愉快的笑容。 弗朗西斯从身后环住她,在她脸上印了个吻。弄的女人咯咯直笑。“赛茜,我们等会去哪玩?”男人把头埋进赛茜露黑色的长发里,眼角的余光不经意的扫过街对面的咖啡店,一个绅士模样的男人正紧紧的盯着他。他笑嘻嘻的冲绅士比了个中指。 绅士低下头看报纸,但掩盖不了他扭曲了的表情。二, 亚瑟坐在咖啡店里等人。 准确的说...
* @轻霜抚雨 小可爱的点文www*ooc,ooc,ooc*cp为普奥 一,罗德里赫被村里人绑着扔进了城堡。人人畏惧的吸血鬼大人要求进贡贡品,原因是他饿了。好吧,这听起来是没有逻辑的,但吸血鬼大人睡了三百年,饿了也是理所当然的。诶德尔斯坦家已经烧的连渣渣都不剩了,只留下十二岁的长子罗德里赫,尽管人们可怜他,但人人都想活命,只有把他献出去了。被五花大绑的罗德里赫此刻正跪在吸血鬼大人面前。“本大爷不缺食物,他们把你丢过来干嘛?”银发红眸的吸血鬼大人皱着眉头,一脸嫌弃的看着脏兮兮的罗德里赫。“肯定是弗朗西斯那个混蛋搞的鬼…”吸血鬼大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他给罗德里赫松了绑,挥挥手示意他赶紧滚。“...
【仏英】画 *仏英*稍微有一点小鸟面包组*略微ooc“喂亚瑟。”摊在宿舍床上的弗朗西斯踹了正在写文章的亚瑟一脚,“你能有点追求吗?”他撑起头来,注视着专注的亚瑟。“追求…混蛋,追求还不如眼前的论文实际…”快被论文弄疯了的亚瑟嫌弃的看了弗朗西斯一眼。“追求,追求那些美好的事物,难道不会让你感到快乐吗?比如说哥哥我。”弗朗西斯坐了起来,展开被颜料弄的五颜六色的衣服袖子。“不,”亚瑟重要从论文中回过神来,“追求你只会让我觉得恶心,波诺伏瓦同学。”他露出一个嫌恶的表情,却换来弗朗西斯的大笑。“哈哈哈哈哈,亚蒂,你还是和从前一样啊。”弗朗西斯跳下床,拿起画板,调好颜色,自己搬了张凳子坐下。“小少爷别绷着脸嘛,笑一个...
[玫瑰花茶]一顿饭引发的悲剧 *异色 *可能ooc 王黯 奥利弗说要来我家做饭。 看在他不炸厨房的份上,我答应了。而且,最近王耀出门了,我每一顿饭都是糊弄的。懒的程度堪比弗朗索瓦。 今天开会的时候,我捂着肚子趴在桌子上,我猜他看见了。 但是他说要给我做饭,我还真没想到。我们之间并不和谐,虽然还没闹到你死我活的地步,但一个疯子天天在你饭里下毒是什么样的体验呢?我想到这里,打了个寒颤。 奥利弗在厨房里,长着粉毛的脑袋来回晃着,且愉快的哼着歌。 我感觉自己的胃有点痛。奥利弗做的杯糕很好吃,但上一个吃它的人还躺在重症监护室里。 我觉得我的胃更痛了。 但既然人家都来了,我也不能把他撵出去啊。我祈祷王耀快点回来。 或者弗朗索瓦从重症监...
基尔伯特生日快乐❤️❤️ *新的一年也有继续喜欢普爷啊……基尔生日快乐哦ε-(´∀`; ) “哥哥,这是你消失的第七十一年。”路德维希在一块小小的墓碑前放了一束蓝色的矢车菊。他看起来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依旧穿着刻板的衣服,就像他的表情一样。“别担心,我们都过的很好。”他喃喃道,“费里西安诺还是老样子,他哥哥也是。安东尼奥还是天天粘着他。”他笑了笑,“罗德里赫和伊丽莎白也是,大家都没怎么变。不过,弗朗西斯倒是稳重了许多,至少没再裸奔。”“大家都没忘记你,哥哥……”路德维希睁大了眼睛,他看着把手搭在墓碑上头上顶着个鸟的基尔伯特。那人逆着阳光,笑的如七十一年前一样欠揍。“呐,west,本大爷回来了……”“额诶...
【普奥】光(四) *我写完了…………(咸鱼瘫)*啊我废掉了,我想找人聊天……我想要同好,哭唧唧(有脸说…(。・ω・。)五,“诶德尔斯坦先生是么?”一个年轻人追上他,脱下帽子,鞠了一躬。“是的。您有什么事吗?”“是这样,”年轻人略微笑了一下,“是王耀先生叫我来接您的。”罗德里赫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才发现他也长着一张东方面孔。“那就走吧。”罗德里赫回答说。“喂!伊莎!”路边一个女人高声喊着,拦住了走在他前面的一位小姐。“你该跟我回去的!”女人有些生气。“回去?回去嫁给那种又丑又无能的男人么?我才不回去呢!”小姐显然更生气一点。“可你的姐妹们都这么嫁了啊!有什么不好?况且,以我们家的经济实力,你能嫁的这么好就不错了!...
【普奥】光(三) *好了快结局了,be没毛病( ̀⌄ ́) *下一话伊莎姐出场预警(。ì _ í。) *我还是个坚定的普奥厨(。ì _ í。) *咸鱼依旧ooc(。ì _ í。) *依旧感谢有人愿意看我的小学生文笔写出来的渣文(。ì _ í。) 四,一年后。“你说你想去维也纳?”基尔伯特叩了叩桌子“我这儿待遇不好吗?”他看起来稍微有点生气。“不是的,先生。”罗德里赫轻声说。他看起来很憔悴,眼睛下面那浓重的青黑证明他多久没睡好了。“先生,”他的语气几乎接近恳求“我只是想出去散散...
【普奥】光(二) *我怎么感觉我的脑洞越来越偏了,慎入哦( ̀⌄ ́)*咸鱼依旧是咸鱼,ooc依旧是ooc(´▽`)*慎入(嘛,其实也没什么…)ʕ •ᴥ•ʔ*《No One Is There》真好听啊……(你在说些什么???这是相关内容???)(´▽`)*感谢有人愿意看我的小学生文笔写出来的文(((o(*゚▽゚*)o)))三、“先生,先生,醒一醒…”一个声音焦急的呼唤着他。罗德里赫揉了揉眼睛,看见一个模糊的人影。“你是…谁?”他自己也仿佛身处迷雾中,看任何地方都是模模糊糊的。“我是谁?先生,显然,我是来带您走出迷雾的。”那人冷笑了一声“您连自己深陷泥沼都不知道了吗?”看来您也不过如此。”...
【普奥】光(1) *萌新报道(( ´▽` )ノ小学生文笔,很渣*热爱普奥,但非常ooc,ooc,再说一遍,ooc(´▽`)*常人设定(´▽`)*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写完系列,严重脑坑产物(´▽`)*嗯……没了(((o(*゚▽゚*)o)))一,小酒馆里,人们熙熙攘攘的声音和夹杂着的汗味让罗德里赫很不舒服,他皱起眉,盯着眼前这个顽劣的人.他对面的人冲他笑了笑,意味不明的眯起眼睛.“所以,贝什米特先生,您找我来做什么?”他心里自然觉得有些荒唐,他,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他的家族从上个世纪起血液里就流露出贵族的气息,尽管到他这一辈已经没落了,...
过激普厨!
过激普厨!!
过激普厨!!!

这里阿啾,是条咸鱼…
开学就长弧了,可能会诈尸,偶尔更文

© 弧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