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了

07 Jan.

【普奥】光(1)

*萌新报道(( ´▽` )ノ小学生文笔,很渣
*热爱普奥,但非常ooc,ooc,再说一遍,ooc(´▽`)
*常人设定(´▽`)
*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写完系列,严重脑坑产物(´▽`)
*嗯……没了(((o(*゚▽゚*)o)))





一,
小酒馆里,人们熙熙攘攘的声音和夹杂着的汗味让罗德里赫很不舒服,他皱起眉,盯着眼前这个顽劣的人.他对面的人冲他笑了笑,意味不明的眯起眼睛.
“所以,贝什米特先生,您找我来做什么?”他心里自然觉得有些荒唐,他,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他的家族从上个世纪起血液里就流露出贵族的气息,尽管到他这一辈已经没落了,但他仍受过良好的教育,至少,他受过的教育不容许他在这种小酒馆里混迹.
他在基尔伯特·贝什米特面前勉强保持着优雅,并尽量不表露出自己的厌恶.
罗德里赫看着面前的人,那人白金色的头发闪着柔和的光,紫红色的眼睛盯着远处—这是失礼的—罗德里赫想,他还记得一分钟前,他问过这位贝什米特先生问题.但基尔伯特呢?现在他的目光眺望着远方,既没思考问题,也没再搭理罗德里赫.
“先生.”罗德里赫站了起来“那么,我失陪了,祝您拥有一段快乐的时光.”“在这个肮脏的地方”他极小声而快速的咕噜了一句.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忙拉住他的胳膊“我很抱歉,埃德尔斯坦,额,是这个姓对吧?先生.”
“是的”“您知道的,”基尔伯特抓了下头发“阴雨天气总是让人心不在焉。”他抱歉的笑了笑.“也许是的.”罗德里赫扫了他一眼。“那么,先生,我们来讨论一下你工作的问题,唔…先生,您有着惊人的音乐天赋,那么,您愿意光临寒舍教愚弟弹钢琴吗?”罗德里赫的眼睛亮了。“当然,费用,只要我给的起,您可以随便提,啊,您其他,额,比如语法啦,这种课程应该也教的了吧?”罗德里赫点点头:“是的,先生.”“那自然是最好的了!”基尔伯特咧开嘴笑了起来“那么,先生,我们走吧。”
二,
“先生,您对‘寒舍’这个词是不是有什么误解?”罗德里赫仰头看着面前的建筑,推了推眼镜,嘴角抽了抽.“不,我认为没有.”基尔伯特依旧笑着,而且笑意愈来愈深,那双紫红色的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缝.
“那么请进,罗德.”罗德里赫虽然对这称号稍有不满,但没说出来.对方见他没反应,妄图调戏的心理更甚.
外面看似富丽堂皇的别墅,里面却暗的让人看不清路。“贝什米特先生,这里太暗了。”“抓住我的手,罗德。”罗德里赫瞪着眼睛望向他,在黑暗里,那对眸子像紫水晶一样闪闪发光。“我说,先生,抓住我的手。”基尔伯特貌似很有耐心的重复了一遍。罗德里赫听话的握住了他的手。“先生,您很冷吗?”基尔伯特的手很凉,握住时让罗德里赫打了个寒颤。“不,没有,罗德。我一点都不冷。”基尔伯特拉着他继续往上走,大概到了第三层,罗德里赫看见了唯一一个有亮光的房间,一个金色头发的小男孩正坐在窗前。基尔伯特把他领了进去:“埃德尔斯坦先生,这是我弟弟,请您从今天开始好好教育他。那么,路德,打个招呼。”“您好,先生。”小小的孩子向他伸出手,他握住了那只小手“我叫做路德维西,姓贝什米特,从今天开始就是您的学生了。”罗德里赫隐隐感觉出这孩子的个性与他的哥哥有多么不同,但不可否认,这孩子确实,讨人喜欢。
“请跟我来,埃德尔斯坦先生,二楼,这一间,是您的房间,挨着钢琴室,如果您愿意,可以随时弹奏一曲。”基尔伯特笑着把钥匙放在他手里,“晚安,先生,好好休息。”基尔伯特脚步轻快的离去,“等一下,贝什米特先生。”基尔伯特停了下来,他又恢复到刚进门时的态度“怎么了?罗德。”“我冒昧的问一下,”罗德里赫显得小心翼翼“为什么,不点上油灯呢?”
基尔伯特歪着头想了想:“因为我,不喜欢。”
他见罗德里赫呆了一下,马上笑着说:“当然,如果给你造成困扰,这里明天就会亮堂起来。”“再一次,罗德,晚安。”



评论(2)
热度(12)
过激普厨!
过激普厨!!
过激普厨!!!

这里阿啾,是条咸鱼…
开学就长弧了,可能会诈尸,偶尔更文

© 弧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