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了

18 Jan.

基尔伯特生日快乐❤️❤️

*新的一年也有继续喜欢普爷啊……基尔生日快乐哦ε-(´∀`; )


“哥哥,这是你消失的第七十一年。”路德维希在一块小小的墓碑前放了一束蓝色的矢车菊。他看起来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依旧穿着刻板的衣服,就像他的表情一样。“别担心,我们都过的很好。”他喃喃道,“费里西安诺还是老样子,他哥哥也是。安东尼奥还是天天粘着他。”他笑了笑,“罗德里赫和伊丽莎白也是,大家都没怎么变。不过,弗朗西斯倒是稳重了许多,至少没再裸奔。”
“大家都没忘记你,哥哥……”路德维希睁大了眼睛,他看着把手搭在墓碑上头上顶着个鸟的基尔伯特。那人逆着阳光,笑的如七十一年前一样欠揍。
“呐,west,本大爷回来了……”
“额诶,等等west,别锤我啊……疼疼疼…本大爷是真的回来了……这是实体啊……诶诶诶,你还锤……”激动的路德维希对着他哥一顿猛锤,知道他确实是带有温度的实体的时候,路德维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嘿,本大爷觉得我们应该开个party!”基尔伯特悄咪咪的翘起脚,揽住路德维希的肩膀。“是是是…”沉浸在喜悦里的路德维希没感觉出有什么不对,毕竟今天,确实是他哥生日…庆祝一下也没什么不对。


“诶,小费里!”基尔伯特兴冲冲的对费里西安诺挥着手。“ve?基尔君?”他手里的花洒掉到了地上。“基尔君?你回来了?”费里西安诺一副要哭了的样子。“对啊,本大爷回来了!”“呐呐,以后也不会再走了对吗?”“不会再走了哦。”
真好,路德维希想。“呐呐,也去见见罗德哥哥和伊莎姐姐吧?”“啊,去见那个小少爷啊……走吧!”
动人的旋律从不远处传来,基尔伯特东张西望,在确定伊丽莎白不在之后,悄悄跑过去捂住罗德里赫的眼睛。“猜猜我是谁?”他故意压低了声音。“费里西,别闹了,今天是个……等等,大笨蛋先生!”他生气的掰开基尔伯特的手,“你这个大笨蛋先生!”他的脸似乎红了。“哦哦,小少爷还是和以前一样啊……本大爷回来了,开心吗?”“诶—小少爷你眼圈红了诶?”“走开,”罗德里赫推开了他,顺便撒了个拙劣的谎,“是,是沙子吹进眼睛里了。”………胡说,今天压根儿就没风……
“喂,基尔啊,听说你回来了?”电话里传来弗朗西斯懒散的声音。“嗯对,本大爷回来了,有没有很开心啊?”“不,并没有……”“喂!”“哈哈哈,说笑的。”弗朗西斯的语气稍微正经了些,“总之,欢迎回家,基尔。”“唔,一下子好正经啊。”“呐呐,哥哥说啊,今天晚上开个party 吧!去王耀的酒吧怎么样?哥哥我已经好久没有果奔了……”基尔伯特挂了电话。“怎么了,哥哥?”“哦没什么,弗朗西斯还是和以前一样不正经啊……”

基尔伯特用了一下午了解了一下局势,并没有他想的那么轻松啊……不过这跟他倒也没什么关系……

patty如期举行,基尔伯特能想到的人和根本不想见的人都来了。“呐基尔君,你回来了呢!”围着围巾的大白熊笑眯眯的看着他。“……嗯。”他根本不想见这个人啊喂,更何况他和从前也不一样了……身份换了呢……
伊丽莎白用平底锅敲了敲他的头:“诶呀小基尔回来了呢……”她笑眯眯的,“你再敢做之前那样的事就等着继续挨锅吧……”

“喂本大爷好不容易回来了你们能不能对我友善点…啊亚瑟谢谢你的司康饼…”柜台里的王耀抖了抖,这才是最不友善的啊……“ahhhhh,hero听说耀你今天供应免费酒水,然后hero就带着马修来了ahhhh……”“死二肥你赶紧还钱…啊马修你随意坐,啊嘞,马修呢?”“我在这啊……”
王耀摆摆手:供应免费酒水当然是个幌子,反正最后路德维希结账你们随便喝…
路德维希:胃疼.jpg

大家都喝多了呢……伊丽莎白踩着桌子和王濠镜玩猜拳,安东尼奥抱着罗维诺的大腿不撒手:“呜呜呜我错了罗维诺…”“放开啊你个混蛋!”费里西安诺和罗德里赫早倒在一边的沙发上睡着了,亚瑟和弗朗西斯发酒疯脱光了衣服一起果奔…伊万被赶来的娜塔莎追的连声惨叫…路德维希在混乱中保持着胃痛…他可能是那一群里最清醒的人了……
“怎么样,基尔伯特?”王耀给他倒了一杯二锅头。他拿起杯子来尝了一口:“咦,王耀,这什么味啊?”“哦!”王耀的眉毛高高的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能面不改色的吃下死扛也能面不改色的喝下白酒呢!”基尔伯特嫌弃的看看他,又看看杯子。
“不管怎么说,基尔,欢迎回来,以及…”“生日快乐!”发酒疯的一群人像是事先商量好了,一齐对他露出了微笑。
“嗯,本大爷回来了!”

评论(4)
热度(5)
过激普厨!
过激普厨!!
过激普厨!!!

这里阿啾,是条咸鱼…
开学就长弧了,可能会诈尸,偶尔更文

© 弧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