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了

03 Feb.

[玫瑰花茶]一顿饭引发的悲剧

*异色
*可能ooc
王黯
奥利弗说要来我家做饭。 看在他不炸厨房的份上,我答应了。
而且,最近王耀出门了,我每一顿饭都是糊弄的。懒的程度堪比弗朗索瓦。
今天开会的时候,我捂着肚子趴在桌子上,我猜他看见了。 但是他说要给我做饭,我还真没想到。
我们之间并不和谐,虽然还没闹到你死我活的地步,但一个疯子天天在你饭里下毒是什么样的体验呢?
我想到这里,打了个寒颤。
奥利弗在厨房里,长着粉毛的脑袋来回晃着,且愉快的哼着歌。
我感觉自己的胃有点痛。
奥利弗做的杯糕很好吃,但上一个吃它的人还躺在重症监护室里。
我觉得我的胃更痛了。
但既然人家都来了,我也不能把他撵出去啊。我祈祷王耀快点回来。 或者弗朗索瓦从重症监护室出来。
奥利弗从厨房里出来了,端着一盘诡异的食物。他微笑着放下刀叉,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截绳子,把我绑在了椅子上。
“奥利弗,你干嘛?”尽管已经习惯了他疯子般的举动,但我还是有点疑惑。
“嘻嘻。”他笑着,没回答我的问题。
他拿起叉子,插了一块食物送到我嘴边。
我第一反应自然是紧闭着嘴,他皱了皱眉,转身拿了一把餐刀。
我猜他想把我的嘴撬开。
“王黯。”
奥利弗把餐刀拿在手里把玩,暗蓝色的眸子透漏出些许危险的情绪。
“把嘴张开。” 他说,句尾带着甜腻的尾音。
这话到像是约会的情侣,女孩子撒娇着喂男孩子吃的。这话即使是平时听到,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嫌弃,但现在,我能做的只是把头扭向一边。
“王黯,把嘴张开。” 更加甜腻的尾音,这只让我觉得恶心。若是这食物没下毒,他又何必把我绑起来? 奥利弗单腿跪在凳子上,跪在我的两腿之间,我丝毫不怀疑他这一腿下去我的小兄弟就夭折了。
食物靠近了我的嘴,我嗅到些许甜味,我没再抗拒,张开了嘴,任奥利弗把食物塞进我的嘴里。 我突然有些眩晕。
在视线逐渐模糊时,我似乎看见了奥利弗勾起的嘴角,和弗朗索瓦的身影。
奥利弗·柯克兰
王黯同意我去他家做饭了。
嘿,说真的,我没想给他下毒。但你看,你看他在沙发上坐如针毡的模样。
真有趣。
按照他家的礼仪,他是不能把我赶出去的。这是不礼貌的。
你说什么?为什么要对一个疯子礼貌? 哦亲爱的,这是个好问题。亲爱的,我是个绅士,请你记住。
要不下次就轮到你了。
说真的,我只是觉得王黯趴在桌子上的模样有些可怜。我觉得他这些天可能没好好吃饭,毕竟王耀出门了。
弗朗索瓦上个星期刚被我弄进重症监护室。 好吧好吧,虽然我不是故意的。
但是我不认为王黯会答应我。
但他答应了!他居然答应了! 哦上帝。
我像上帝起誓,我绝没想过下毒,但他的样子太好玩了,让我情不自禁的下了点调料。
然后给弗朗索瓦打了个电话。 王黯晕了,我第一次靠他这么近,他灼热的鼻息喷在我脸上,稍微有点痒。
我看着他那仿若被朱红点染的唇,吻了上去。
一旁的弗朗索瓦只是皱了皱眉,没说话。
嘿,真没趣。
我觉得有些厌倦,晕了的王黯不如醒着的他好玩。就算我拿刀在他身上开个口子,再把血迹舔掉,他也纹丝不动。
我把刀架在他的大动脉上,那儿正跳动着,健康而有力。如果割下去,喷出来的血一定很好看吧?
但是杀了他亚瑟会生气的吧? 诶算了算了。
我看向弗朗索瓦,他叼着烟,烟雾缭绕在他脸上,我看不清他眸子里有何种情绪。
但我竟然有些着迷。 我走过去,强迫他把烟拿下来,然后挑着他的下巴, 我说:“弗朗索瓦,我们来一炮吧。” 他没回答我,但我看见他举起了拳头。
弗朗索瓦·波诺弗瓦
我刚从重症监护室出来。
然后我就接到了奥利弗的电话,他让我赶紧过去。
过去?过去干嘛? 但我还是去了。
然后呢?你就让我来看你和王黯亲亲我我? 还说想跟我干一炮?省省吧。
然后我就打晕了他,把他塞进出租车里。
然后我也走了。
王耀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刚出差回来,刚进家门就看见王黯半死不活的摊在椅子上。
身上有伤,还被绑着。
我把他扛到了床上,上了药之后去查了监控。
呵呵。
“耀,你回来了?”半死不活的王黯拖着半死不活的声音冲我喊。
我觉得自己应该好好惩罚一下他,这小子好死不死的找奥利弗来做饭?!而且我厨房还有大面积的损坏。
这不都是自找的么?他这不就活该吗?
呵,王黯,你给我等着。
王黯
我不知道王耀怎么了,他为什么一回来就打我啊!
老子做错了什么?
还有,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评论(2)
热度(56)
过激普厨!
过激普厨!!
过激普厨!!!

这里阿啾,是条咸鱼…
开学就长弧了,可能会诈尸,偶尔更文

© 弧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