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了

07 Feb.

【仏英】画

*仏英
*稍微有一点小鸟面包组
*略微ooc



“喂亚瑟。”摊在宿舍床上的弗朗西斯踹了正在写文章的亚瑟一脚,“你能有点追求吗?”他撑起头来,注视着专注的亚瑟。
“追求…混蛋,追求还不如眼前的论文实际…”快被论文弄疯了的亚瑟嫌弃的看了弗朗西斯一眼。
“追求,追求那些美好的事物,难道不会让你感到快乐吗?比如说哥哥我。”弗朗西斯坐了起来,展开被颜料弄的五颜六色的衣服袖子。
“不,”亚瑟重要从论文中回过神来,“追求你只会让我觉得恶心,波诺伏瓦同学。”他露出一个嫌恶的表情,却换来弗朗西斯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亚蒂,你还是和从前一样啊。”弗朗西斯跳下床,拿起画板,调好颜色,自己搬了张凳子坐下。
“小少爷别绷着脸嘛,笑一个,我给你画的好看点。”弗朗西斯找准了一个角度,对亚瑟调笑道。
“滚滚滚,没看见本少爷还要写论文吗?赶紧一边去。”亚瑟觉得自己脸上有些发烧,他不知道让弗朗西斯长时间盯着自己会怎么样,但肯定不是个明智的决定。
但实际上,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且不说弗朗西斯,他自己就全身心的投入到论文里去了。
直到弗朗西斯收笔的那一刻,他还没缓过神来。
弗朗西斯似乎小小的叹了口气,然后出去了。

亚瑟觉得自己的脸一定红到了爆炸,幸好弗朗西斯走了,他也小小的叹了口气。

亚瑟喜欢弗朗西斯,他很清楚。
可是以弗朗西斯一个星期一换女朋友的速度,亚瑟感叹自己无望了。
安于朋友,或许更好。

弗朗西斯出门,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诶呀呀,亚瑟,你可真是罪孽深重。”他展开那幅半完成的画,痴汉一般的笑了,“这幅画,绝对不能让他看见…要不又该抢走了…”弗朗西斯叹了口气,把画收了起来。
弗朗西斯喜欢亚瑟,他很清楚。
可是亚瑟好像很讨厌他,是讨厌他换女朋友换的那么勤么?可是那些确实都是朋友啊。
还是安于现状,比较好。

各怀心思的两个人磨磨蹭蹭到了毕业。
谁也没说。
亚瑟看见弗朗西斯搂着一个漂亮的小姐,小姐温柔的笑着,递给弗朗西斯一杯红酒,弗朗西斯笑着接了。
“啧,真让人不爽…”亚瑟扭过头,很不爽。

“喂亚蒂!”弗朗西斯拍了拍他的肩膀,“等会一起去酒吧吧。”亚瑟勉强的点点头,心说又得看他和别的小姐姐撒狗粮了。
但他无暇顾及,毕业之后他可能再也见不到弗朗西斯了,一想到这里,他就有些不安。

酒吧出人意料的安静,弗朗西斯只带了安东尼奥和基尔伯特。
没有女人?亚瑟有点惊讶。

酒过三巡。
基尔伯特和安东尼奥抱头痛哭,一个哭诉再也追不到王教授了,另一个哭诉罗维诺又不搭理自己了。
弗朗西斯瞥了一眼柜台里扶额的王教授…还有他正在磨刀的弟弟……在心里为自己的恶友兄弟默哀了三秒。
亚瑟喝醉了。
他揽着弗朗西斯的脖子不让他走,嘟嘟囔囔的要哭出来了。
弗朗西斯把另外两人托付给王耀之后,抱着亚瑟离开了。
“现在的年轻人啊…”王耀给自己到了杯茶,“真开放…”他望着离去的弗朗西斯和亚瑟,摇了摇头。

弗朗西斯什么都没做。他有点慌。
他把亚瑟抱到宿舍的床上,搂着他,任亚瑟把鼻涕眼泪抹了他一衬衫。
“啊…”弗朗西斯有点心痛,刚买的啊!

好容易把亚瑟哄睡了。
弗朗西斯叹了口气,亲了亲亚瑟的额头。
他坐了一夜,就看着亚瑟,看着他喜欢了四年的人。
等到天亮,爬回自己床上睡觉。
他醒来的时候,亚瑟已经收拾好行李,走了,桌子上有给他的纸条。
只有一句话。
傻子。
活得精彩点,别让我瞧不起你。
他楞楞地看着纸条,突然笑了,然后蒙在被子里哭。
然后就分开了。
上天随了亚瑟的愿,弗朗西斯活得很好,很精彩。他走遍了世界每个角落,每一幅作品都足以吸引所有人。
但他却始终孑然一身,不娶。
直到他死了。

岁月磨平了亚瑟的棱角,他逐渐变得圆滑起来。他认识了一位贤惠漂亮的小姐,是个法国人。
眉眼间有点像弗朗西斯。

基尔伯特终于抱得美人归了,结婚现场,王耀牵着基尔伯特的手,笑的很幸福。
亚瑟有点恍惚,如果,如果当时……
“嘿,亚瑟。”基尔伯特拍了拍他的肩膀。“弗朗西斯让本大爷给你件东西,收好。”
亚瑟打开那叠的四方的纸,色彩有些淡了,笔法还略显稚嫩,上面是一个少年,伏在桌子上,眉头紧皱。
阳光透过窗棂,给他铺上了一层温柔的光芒。

亚瑟觉得有什么扼住了自己的喉咙。
他恍恍惚惚的走了,恍恍惚惚的走到了海边。
他纵身一跃,惊起了一层波浪。
不出几秒,又恢复了平静,阳光撒了下来,如那日一般温暖。

评论(4)
热度(24)
过激普厨!
过激普厨!!
过激普厨!!!

这里阿啾,是条咸鱼…
开学就长弧了,可能会诈尸,偶尔更文

© 弧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