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了

19 Feb.

【APH】歌伎(一)

*cp为牡丹莲组,仏英娘,稍微有一点耀菊
*再见啦,再过四个月再见~



一,
王耀蹲在一条肮脏的小弄堂里,抱着两个小小的金发女孩,扎着双马尾的小姑娘不停的啜泣着,另一个小姑娘则拿着脏兮兮的帕子给她擦拭着眼泪。
王耀有些发愁。
这两个小姑娘被人们从租界里丢出来,眼看着语言不通连命都快保不住了,才被王耀给捡到。
往后呢?他能光明正大的养着这两个洋人的孩子?还不被邻居骂成卖国贼!
但当他看到两个孩子水汪汪的眼睛的时候,他心软了。
“罢了罢了,好歹也是两条人命。”他叹了口气,扯下两块布包住了小姑娘显眼的金发。
王家曾显赫一时。皖南地区还没被军阀分割的时候,王家是大户人家,走商道,支持和气生财,也都有文化,算得上是这小小的南城的中心人物。
要说这王家最具声望的一位,便是大公子王耀了。
说书先生口口相传,这王家大公子啊,出生时便天地异象,更是三岁识字,五岁习武,到十五岁,便是文武双全了。
“净瞎扯。”王耀揉了揉面前人儿的小脸,宠溺的笑笑。
“可是,他们都这么说。”小人嘟着嘴,漂亮的紫色眼睛里有些许的不服输。
“呐,索瓦斯,我要是真的这么厉害,王家又何必衰落至此呢?”王耀叹了一口气,揉了揉弗朗索瓦斯的脑袋,琥珀色的眼睛望向门外,一个青年瘦长的影子挡在门口,颤抖着声音说:“先…先生…”
“濠镜!”王耀几乎是从凳子上跳起来的,“你回来了?”
“先生,南城现在不安全。”王濠镜一袭深绿色的长衫,站在那里,宛如冬日里傲霜的松。他从袖里掏出一张纸,抱了抱呆住的王耀,“先生先去躲一躲,可好?”声音里几乎都是苦涩。
“不好。”王耀推开他,娃娃脸上有些许不乐意。
“这南城生我养我,若是我这时候跑了,岂不是有些非君子?”他笑着,眼里未有丝毫惧怕或是不安。
“濠镜,先安顿下来吧,那儿,怕是也躲不过了…”王耀把撅着嘴的罗莎抱起来,声音愈发弱了起来。
王濠镜这才注意到了两个小姑娘,他眯起眼睛打量起罗莎。
“哪捡的?”他揉了揉罗莎的短发。
“额,租界捡的…”王耀抱着罗莎往后退了两步。
“诶,怎么总瞎捡小孩回来?你上次不是捡了个日本的,额,孩子吗……”
王耀的脸沉了下来。
“小菊被带回去了……”王濠镜揉了揉王耀的头发。
“你不怕这两个也被带走?”
“可是,她们也是人命啊……”
“嘛嘛,也是了,先生,过几日南城…”王濠镜顿了顿。
“南城怎么了?!”
“没事。”他安抚一般的揉了揉王耀的脸,把后半句咽了回去。
过几日南城招兵,你千万别去。
他知道即便说了,以王耀的性子,怕是会留下他和王嘉龙看家,然后便去参军了。
被挡在镜片后面的眼睛愈发深邃了,他舍不得这个从小教他习文练字的表哥,三分在亲情,七分在爱情。他明白这是错误之举,好在表哥心思单纯,只把他这些搂搂抱抱当了兄弟情谊。
他看了看王耀手上抢糖吃的两个小女孩,禁不住回想起了王家唯一一个小姑娘王晓梅,王家隔了几代才出了一个小女孩,自然宝贝的不得了,导致浑小子们一度失宠。
王晓梅的好日子没过几天,南城失守,军阀便来了,小小的姑娘哪经得起折腾,没几天就随着父母走了。
王耀和王嘉龙拿着剩下的钱经营起一家小戏馆,日子总还是要过的。

“濠镜,”王耀给面前的人到了一杯茶,“跟我说说南城外吧……”
“南城外?也被军阀分割了罢了,有些地方在闹革命,就是赤匪。”王濠镜抓住那只白嫩的手,笑着说,“先生还是不要去的比较好。”
“别闹。”王耀收起开玩笑的脸色。
“差不多都是一样的,现在的格局就是这样。”王濠镜拿开手,抿了一口茶。“那群人…
到底还是只看重了眼前,从没顾及过长远,这虚假的和平,早晚会崩塌…”
夕阳从虚掩着的窗子里钻进来,平静的南城街道上还有小贩的叫卖声,没人在意他们的言论,没人在意城外的乌云已经向这边来了,而那乌云的前面,站着一个小个子的日本男人,他穿着军装,微微勾唇一笑。
“耀君,在下回来找你了。”



评论(10)
热度(24)
过激普厨!
过激普厨!!
过激普厨!!!

这里阿啾,是条咸鱼…
开学就长弧了,可能会诈尸,偶尔更文

© 弧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