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了

01 Apr.

【APH】歌伎(二)

*接上一篇,我大概是老了,点错了两次只打了题目就发了(捂脸)

*在秃头的边缘试探。

*cp为牡丹莲组,ooc

*,事例全是瞎编的!

 

 

 

二,

人心惶惶。日军就停留在大门外,却一步不动,为首的年轻首领甚至还养起了鸟。

这听起来很滑稽,但是每一个出城的人都没能回来,年轻的首领穿着日常的和服,鼓捣着鸟,哼着小曲儿,似乎眼下这座城马上就能收入囊中。

他偶尔会眯起眼睛,眺望着那座城门,没人敢出去,他们只要看一眼那还带着血的武士刀便会瑟瑟发抖。

人人都把自己当成了最金贵的的那个,有人抛妻弃子,妄图从狗洞逃出去,有人腆着脸皮,去城外送情报,希望能活下去,最后?最后他们的头颅都吊在了城墙上。

人人自危,没人敢在这种情况下还有雅兴跑去听戏,王家贴在门上的小条子被风刮掉了一半,可怜巴巴的颤抖着,如同细碎的人言,转瞬便飘在风里了。

王耀闲了下来,索性把门一关,开始教两个孩子唱戏。

“先生?!”王濠镜震惊的看着他,“你可是忘了?”

“怎么会,”他理了理戏服长长的水袖,微叹了口气。

“那您这是?”

“这唱法,也传了千年了,难道要它断在我们这一代?”

王家的唱法,自千年来独树一帜,本该在王耀他爹这一代就断了,却被他娘接了手,后又传给了他。

“断不断,也不是先生能说了算的。”王濠镜瞟着两个孩子,颇有些生气。

“所以才一定要让她们活下去。”王耀始终没把眼睛从水袖上移下去。

他若是知道这必然是要断了呢?想来,他是猜过的,两个小姑娘,在没有大人庇护的乱世活下去何谈容易?心思缜密如他,怎么会看不出王濠镜心里想些什么,又怎么会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人都是善于逃避的,待到那日来临之际,他也好有个准备。

也许他从来没有过什么拯救天下的雄心壮志,他只想守着自己的一方天地,守着家人,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至于濠镜,那人存在心里便也就算了,他并不妄想什么。

更何况这乱世,他更不敢再妄想些什么。爹爹在世时曾教过他:“好男儿当志在保家卫国,不可为些儿女情长的小事误了脚步。”年少的他曾懵懂的看着爹爹,不是很明白那双幽黑深邃的眼睛里到底装了些何种情绪。

现在他也许是懂了,所以他想去做,去做他该做的事。

“濠镜,我听说城门口在招兵?”王耀抿了一口茶,他皱了皱眉头——这是去年的陈茶了。

王濠镜微微颦眉,他抿了抿嘴,如实相告。

”先生现在去了也是送死,楼顶上那几位自然是巴不得多些人去送死的,他们好趁机逃出去。“王濠镜用指节扣了扣桌子,严肃的看着他,薄薄的镜片下反光,看不出他是何种情绪。

”。。。死的人还不多,“他见王耀迟迟没能反应,继而解释道,”这城还没屠呢,他们暂且不能逃,总要做做样子。凡事这种身居高位的人,惜命惜到可以拿一个城的人的命去换。“

”濠镜?“王耀听见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你之前呆的那座城,被屠了?“

”是啊,“王濠镜闭上眼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妇孺的哭喊声仿佛还在耳边环绕,他踏着不少人的尸体,甚至以为自己到不了南城了。

可他到底还是来了,也许是天命吧,从这一刻起,某些事也就不必躲闪了,人,总要迎着命运往前走。

”长官,动手吗?“一个矮小的日本兵向本田菊鞠了一躬,细长的眼睛里透露出某些危险的东西。

”不。“本田菊凝望了一眼紧紧锁着的城门,”还不到时候。“再给他们几天安稳日子吧,让他们在恐惧和不安中渐渐把意志消磨干净,到时候,就不必放火烧城了。

至少,把那人的居所保留下来,再让他看一看。

 

 

 

ps

不仅没什么长进还越写越短了emmmm。。。

评论(6)
热度(14)
过激普厨!
过激普厨!!
过激普厨!!!

这里阿啾,是条咸鱼…
开学就长弧了,可能会诈尸,偶尔更文

© 弧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