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了

03 Jul.

透明人

*给 @四季FARL 迟到的生贺

*cp为仏英

*ooc

 

 

 

一,

“.......我们将永远哀悼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先生,感谢他对透明人实验的贡献......”市长还在继续说着什么,亚瑟的耳朵里却轰鸣一片,他愣神了片刻,抬步走出了会场。

透明人的实验是几个月前开始的,弗朗西斯作为第一批志愿者参与其中,亚瑟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他则眨眨眼睛:“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盯着我?”

亚瑟和弗朗西斯相识已经整整十一年了,相恋五年,他深知弗朗西斯绝不是对这种新鲜而危险的科研项目好奇的人,正相反,他往往避之不及。

“弗朗西斯?我记得你对这些东西并不是很感兴趣。”他挑了挑眉,眼睛里闪过一丝疑惑。

“当然,非常不感兴趣。我只是想,”他顿了顿,笑了一下“看看大名鼎鼎的柯克兰教授会不会失败。”

亚瑟捣了他一锤,他知道,这个混球一向如此,他要是不想张开嘴说实话,谁也别想从他嘴里翘出去半个字。

“我的理由怎么样,教授?”

“半真半假。”他哼了一声。弗朗西斯俯在他身上低语;”昨天,那群政府的老家伙聚在一起开会,他们说,“他看了看亚瑟,”你们搞这个项目有危险。“他耸了耸肩,”我当然知道他们对危险过分夸大了,而且,我相信你。“亚瑟定定的看着他,他从未在弗朗西斯脸上看到过这样的表情。

坚毅的,仿佛即刻要去赴死的表情。

“风险自然是有的,”亚瑟皱了皱眉头,“所以,我更希望你离这儿远一,

一点。”

弗朗西斯摇摇头:“走不了了。”他随手指了指前面,几个身材高大壮硕的男人正堵在他们前面的门上,“你瞧。”

亚瑟的目光回到现实,恍惚间,他已经回到了家里。

“弗朗西斯?”他不抱任何希望的叫了一声,回应他的只是空旷的回声,最近刚养的猫堕懒的摊在沙发上,只抬起眼睛看了近乎绝望的主人一眼,便又窝了回去。

二,

亚瑟还记得他和弗朗西斯初次见面的场景,那是一位夫人的葬礼。

那位夫人德高望重,心胸宽厚,学生时代的亚瑟曾去拜访过她,她的一言一行都透露着她的善良和宽容。

或许是葬礼上的气氛太过于沉闷,他极想找个人说说话,可他的性子又使他没法和那些人说些虚伪的客套之词。

“快要下雨了。”一个金发青年站在他身旁,向着他微笑。

猫发出一声轻快的叫声,打断了他的思路,他把猫搂在怀里,这才想起在市长作完演讲后,他要上台汇报成果。

可是,到底有什么成果呢?弗朗西斯是死了,消失了还是逃了?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他们欢呼的原因并不是透明人的试验成功了----或者说,他们以为实验成功了。他们认为他们把这个人变成了空气。

多可笑啊,亚瑟摇摇头。

三,

”我亲爱的弗朗西斯,你明知道有危险,为什么还要去赴死呢?“黑暗的大厅里,一个缓而低沉的声音想起,声音不带任何感情,像是世界终极的审判官。

”不,没什么。“声音像是略微思索了一下,随即带出一点笑意,”可我没死。而且,我的爱人活了下来“

”有区别吗?没人能看得见你,活体检测也不可能再检测到你,等市长的演讲念完,每个人都会认为你已经死了。”

“你现在,和一团空气没什么差别。”

长久的沉默过后,弗朗西斯笑出了声。

声音似乎有些恼怒:"你在笑些什么?”

“没什么,先生,我说了,您禁锢不了我,无论是以往,还是现在。”声音轻快的说,踏步声渐行渐远,直到消失。

黑暗中的人似乎愣住了,他叹了口气,没打算拦住向前走的人的脚步。

四,

这本就是个骗局。

政厅想毁灭的,是亚瑟所在的研究所。他们认为,那群无所作为的人只是吃白饭的,那些用来搞科研的钱还不如进了自己的口袋。

只要一个点,击溃他们,就可以了。

他们把目光看向弗朗西斯。

五,

亚瑟在第13次不抱任何希望的叫了”弗朗西斯“后,一个声音回应了他。

”弗朗西斯?你还活着!“他看着他,对方则把他搂入怀中,给了他一个吻。

”瞧,完好无损。“他对着亚瑟笑笑。

”从今天开始,全世界大概只有你一个人能看见我了。“

 

 

 

 

评论
热度(23)
过激普厨!
过激普厨!!
过激普厨!!!

这里阿啾,是条咸鱼…
开学就长弧了,可能会诈尸,偶尔更文

© 弧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