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了

27 Jul.

【极东】妄想症

*cp为菊耀&耀菊,非国设

*ooc

 *菊第一人称

 

 

 

 

 

星辰浸没在他的眼睛里,我看见他勾起嘴角,朝我微笑,微风拂过,他已消失不见。

 


”本田先生,有您的信。“

我把信拆开,信纸上赫然印着几朵粉色的樱花:”真是奇怪。“我嘟囔道,我可想不起还有谁会给我写信,早在一年前,我就与所有熟人断绝了联系,据他们说,我失忆了。

可是,我明明记得所有人的名字,记得和他们做过的每一件事。我这么想着,抬起头便迎上了他们看怪物般的眼神,我一愣,随即便顺着他们的意思,独自回家修养去了。

我便看见了他,他放下手中的书,对我微笑:”回来了?“我看着他的脸,几位眼熟,但我想不起他到底是谁。他手上的书,是我极为重要的友人送我的,真是奇怪,我也想不起那位友人的名字了,连面貌也极为模糊。

头痛。一想到他,就会开始头痛,我明明没得什么病,也没出什么事故。

”我叫王耀。”他朝我伸出手,“你可能不记得了,我是你的朋友。”

我握了握他的手,下意识的想起几乎所有朋友都离我而去,不仅垂下眼眸。
“今晚想吃什么?”他爽朗的声音传来,我略惊讶的看着他,“诶呀,别这么吃惊啦,你以前经常去我家蹭饭的。”他笑眯眯的看着我。。

夜里,我们一起去了后山,说是山,其实只不过是个小土包罢了,因为住的偏远,这地方除了我也没有几个人知道了,而他拉着我的手,轻车熟路地上去了。

“菊,我每三天来看你一次,如果我没有来,那也不要去找我,好吗?”我看着他的眼睛,星光洒进他的眼睛里,格外好看,于是我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好。”

 

我看着这封信,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除了那几朵惹眼的樱花,信应该是王耀寄来的,那是他一贯的轻松语调,且信尾从不署名。我看着那封信,不自觉地笑了出来,除了朋友,我们还是恋人。

“真是奇怪,”我听见邮差先生小声嘟囔,“什么样的怪人才会给自己写信?”是啊,什么样的怪人才会给自己写信。

王耀来的次数愈加频繁,最后直接赖在这儿不走了,他抱着我撒娇,我对这种可爱一筹莫展,自然也就答应下来了。

这大概是我活过的生命中最快乐的一年了,我喜欢看他笑,喜欢看他眼睛里冒出星星的样子,在某个暴风雨肆虐的夜晚,我们靠在一起看电视,在无聊的综艺节目的声音中,他吻了我。
他说:“菊,我们在一起吧。”

我整个人都像是要融化了的巧克力糖一样,他抱住我,我清楚的听见他的心跳,和我一样。

我又从书橱上找出了那本书,但我还是想不起那位重要的友人的名字,他并没有在书上署名,整本书的故事倒也不算无聊,只不过主人公的遭遇让人唏嘘,当他以为自己拥有了所有美好后,竟然发现这一切都不过是他的妄想罢了,书的结尾,便是他走出精神病院。

这让我有些怀疑我所拥有的一切是否是真实的,我有些害怕,当我第二天醒来时,王耀真的会消失不见,全世界都打探不到他的音讯。

“耀,”我小心翼翼的问他,“你不会是假的吧?”他先是一愣,随即便看着我大笑起来,“菊,”他甚至笑了眼泪,“那你抱抱我,看看我是不是假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不否认我变蠢了,自从和他在一起后,我便总是害怕失去他。我感受着他的体温,他拍了拍我的背:”好啦,你瞧,我不是假的吧。“

他说着,顺手递给了我一块软糖,樱花的形状:”菊,明年我们一起去看樱花吧。多美啊,是吧?“我点点头,任由他揉乱我的头发。

我喜欢樱花,好像,很久以前,也有个人这么对我说过。

头痛。

三,

天气真好啊,我们又一起去了后山,微风拂过脸颊,带着一丝草香,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和星星依旧精神的发着光亮,耀的眼睛里也像是有星星一样,真好看。

”菊,“他突然开口道。

”什么?“我问到。

”如果,我是说如果哦,有一天我真的消失了,你会怎么办?“

”真是个好问题。“我想了一会,”我会去找你,我会非常想念你,如果再也找不到你,我会很难过的。“

”是嘛。“他歪着头想了一会,”那为了不让你难过,我是不会离开你的。“他朝我笑着。

 

“那家的人,真是奇怪啊,明明自己一个人住,每次都要买两人份的东西......”

我像是一尊坏掉的,零件已经散落了的木偶般坐在床上,从窗户传来的非议声和阳光让我有些睁不开眼睛,我第一次认真审视自己住的屋子,好像,一直以来,都只有我一个人住。

“欸,那孩子也挺可怜的,自从他朋友在他眼前去世后就这样了,可能是觉得他的朋友还活着吧。”

我闭上眼睛,王耀冲着我微笑,转瞬间,便化做了天上的星星。

我又找出了那本书,一个模糊的身影在我脑海里闪现出来,他冲着我微笑,对我说,菊,我们在一起吧。

等樱花开了我们一起去看吧。

我爱你。

耳中一片轰鸣,连着脑袋一起痛了起来,我抱着那本书,泣不成声。

不知过了多久,我看见王耀站在我面前:“你没事吧?”他担忧地看着我,伸出手把我拉起来,我看了一眼地上的书,对着他笑笑:“我没事。”

“明年,我们还会一起去看樱花吧?”

“当然。”他笑着说。
我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病人心跳已停止。”

 

评论(5)
热度(41)
过激普厨!
过激普厨!!
过激普厨!!!

这里阿啾,是条咸鱼…
开学就长弧了,可能会诈尸,偶尔更文

© 弧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