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了

13 Jan.

【普奥】光(四)

*我写完了…………(咸鱼瘫)
*啊我废掉了,我想找人聊天……我想要同好,哭唧唧(有脸说…(。・ω・。)


五,
“诶德尔斯坦先生是么?”一个年轻人追上他,脱下帽子,鞠了一躬。“是的。您有什么事吗?”“是这样,”年轻人略微笑了一下,“是王耀先生叫我来接您的。”罗德里赫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才发现他也长着一张东方面孔。“那就走吧。”罗德里赫回答说。
“喂!伊莎!”路边一个女人高声喊着,拦住了走在他前面的一位小姐。“你该跟我回去的!”女人有些生气。“回去?回去嫁给那种又丑又无能的男人么?我才不回去呢!”小姐显然更生气一点。“可你的姐妹们都这么嫁了啊!有什么不好?况且,以我们家的经济实力,你能嫁的这么好就不错了!”
“先生。”年轻人低声对他说,“这是贫民区。”罗德里赫稍微皱了皱眉头。
“不要!”“那位小姐……”罗德里赫轻声对那年轻人说,“是怎么回事?”“大概是不想嫁出去吧……很多女孩子都被强迫嫁人了。先生”“可她明明那么年轻,还那么漂亮……”罗德里赫不解的说。姑娘显然已经发现了他们,她指着罗德里赫对她的母亲大声说到:“我对那位先生一见钟情了!我到挺愿意嫁给他的!”罗德里赫在刹那间羞红了脸。母亲睁大眼睛,一边骂着“不知羞耻”一边向小巷深处跑。
“抱歉,先生。”这回轮到姑娘红了脸,“我很抱歉说出那种话,但是……”她低下头捏了捏裙摆,“我实在不愿意嫁给那种人……”“不,没事。”罗德里赫尽力让自己褪去红晕。
“小姐,”站在他身边的年轻人向姑娘行了个礼,“您愿意与我们一同去喝个下午茶吗?”姑娘抬起头,眼里满是惊讶。但下一秒,她那双墨绿色的眸子就布满了笑意:“是的,先生,我想我愿意。”她向年轻人伸出了手,“伊丽莎白·海德薇莉,先生。”“王濠镜。”年轻人眯着眼睛笑。“诶德尔斯坦先生,”王濠镜向他转过头来“您也愿意,对吧?”“是的。”“那就走吧。”
正如所有故事的发展一样,他们渐渐熟络,伊丽莎白的果敢和坚毅让罗德里赫佩服不已,好感也渐渐增加。
“我不喜欢束腰。”有天,伊丽莎白颓丧的对他说。“嗯?这很正常吧。”罗德里赫把眼睛从书本上移下来,“大部分女性都不喜欢吧。”“可母亲说如果贵族结婚,必须要穿那种衣服。”“咳…如您所见,伊莎,我只是个没落的贵族,在别人家当家庭教师……”“所以我就不必在乎那么多礼数问题了吧?”“我想,是的。”年轻的新人在干净的屋子里相视而笑。
六,
“贝什米特先生,我要结婚了。”罗德里赫挽着伊丽莎白,郑重的对基尔伯特说。“嗯,那恭喜你。”基尔伯特背对着他,闷声说。王耀瞅了王濠镜一眼,强忍住笑。“诶德尔斯坦先生,真是恭喜您。”王耀笑着祝贺,“您婚礼的时候我们都会去的,是吧?贝什米特先生!”“嗯嗯对。”基尔伯特胡乱答应着。“罗德,先放你四个月的假怎么样,不必着急。”“谢谢您。”
基尔伯特充满怨念的瞅了王耀一眼,对方欣欣然的接受。“那么,我们就先告辞了。”“走吧。”基尔伯特似乎依旧郁闷着。“濠镜留下。”王耀叫住了刚要踏出门去的王濠镜。
当门关上时,基尔伯特终于支撑不住的瘫在椅子上。“喂喂,耀,你觉得,”基尔伯特指了指自己,“你觉得我这个身体状况去参加婚礼合适吗?”“我弟弟会尽力把诅咒延迟。”“哦。”王耀终于不忍心再对着那张苍白到毫无血色的脸讲那些残忍的话了,“基尔,你的身体状况比我想象的要差很多,如果,他留了……”“耀,没有如果。他很幸福,那我就很开心。”“您现在可一点都不像是开心。先生。”王濠镜拿出手帕,擦了擦基尔伯特眼角的眼泪。“喂,我说啊,别把我当小孩子看!”基尔伯特抗议道。“可对于活了几千年的我们来说,您不就是吗?”王耀笑的一脸纯良无害。“嘛嘛,也是。我累了。”“好好,走吧,去休息一下。”王耀抱起基尔伯特,“走啦,小宝宝。”“哼。”
王濠镜看着他们,嘴角勾起微妙的弧度。
七,
“喂,罗德,今天可是阴天啊。”王耀小心翼翼的扶着基尔伯特,而后者反倒毫无压力的同面前的人打趣。“我记得,”罗德里赫望着他笑了“有位先生说他不喜欢光亮。”“你又不是娶我。”基尔伯特苍白的双颊轻轻泛红“新娘的意见呢?”“她倒是无所谓。”“那么,我就进里面坐了。”“先生,祝你幸福。”王耀对他说。王濠镜跟在两人后面,微微向罗德里赫行了个礼。
“耀,我现在很不舒服。”基尔伯特整个人都瘫在王耀身上。“身体?”“身心都不舒服。”“回去?”“嗯。”“濠镜,你和诶德尔斯坦先生说一下,我们先回去了。”“好。”
当二人走出教堂时,司仪的声音传了出来:“先生们,女士们,今天是个伟大的日子……”
“这样好吗?”马车颠簸的让人想吐,王耀扶着基尔伯特,想让对方舒服一点。“有什么不好的,”基尔伯特享受这这种难得的待遇。“算了。”王耀叹了口气,没在往下说。
罗德里赫新婚第二天,收到了律师的纸条:贝什米特先生将其一半的遗产留给了您,请去确认一下。他哆嗦了一下,纸条飘落在地上。

“王耀!”罗德里赫指着纸条,质问他“这是怎么回事?”“就是表面意思,先生。”王耀冷着脸,罗德里赫看见他扎头发的丝带换成了白色。“不可能的吧……”“先生,我很遗憾,这是真的。”
“那你呢?”罗德里赫朝他凄惨的笑笑。“在路德维西成年的时候,我会自行离开。”“也罢……”罗德里赫摔了门,走了出去。
“他是有那种感情吧,对基尔伯特。”“也许是有的。但他不愿意承认就是了。”

如王耀所说,罗德里赫和伊丽莎白平安而幸福的度过了一生,与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再无瓜葛。罗德里赫偶尔会想起那位奇怪的先生,和他对那位先生奇怪的感情。
“罗德,”基尔伯特飘在半空中,手指透过他的脸颊,“我欠你一个问题。”
“我喜欢光,也喜欢你,可是因为诅咒,我既不能接触光,也不能接触你。”他低头亲了亲罗德里赫的额头,“你应该也记不起那个关于光的愚蠢的问题了,是吧?”
“我记得,有位先生说他不喜欢光亮。”他猛然想起,“不,你应该还没忘。”
当清晨第一束阳光透过窗帘洒进来时,基尔伯特的身影渐渐消失殆尽:“诶德尔斯坦先生,早安,祝你幸福。”
end

评论(4)
热度(6)
过激普厨!
过激普厨!!
过激普厨!!!

这里阿啾,是条咸鱼…
开学就长弧了,可能会诈尸,偶尔更文

© 弧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