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了

14 Feb.

【APH】战事(一)

*背景架空,分为五篇,仏英,米加,东欧百合组,独伊,极东。
*可能ooc

一,
前线,战火纷飞。 
人们不知道这是以什么为目的战争,他们被金钱冲昏了头,甘愿成了机器人的雇佣兵。他们背叛了自己的族群,拜倒在一群金属脑壳的家伙脚下。 
他们肮脏,混乱,早已缺少了做人的情感,该怎么说呢,比起那群拥有了自我意识的机器更加不像是人类。
“射击!”身后传来军官的命令,他们堕懒的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战壕前,拿起武器,丝毫不估计同为人类的情感,朝对面一阵猛轰。
“这些该死的!”一个金发的男人使劲趴下,连带着护住了怀里的人。他脸上沾着灰和泥,头发上也全是草和土的碎屑。他低声咒骂着,唯一干净的如同鸢尾花般的紫色眼睛紧紧盯着怀里的人儿,目光里满是担忧。
“喂,亚瑟,别睡!这场轰炸完了我就带你去找医生!”被他护住的人渗出的血已经染红了他的衣服。
“弗朗西斯…别吵…好痛…让我…睡一会儿…”亚瑟断断续续朝他说了一句话,他松了口气,开始想如何带着这人离开这鬼地方。
轰炸只停了两三秒。 
“他妈的!”弗朗西斯猛地锤了一下土堆。 
他突然感觉到有人戳了他一下,那人披着一个半透明的罩子,尘土未沾。 “跟我走,我治好他。”那人轻轻的说,然后拿出另一个折叠的罩子,递给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已经顾不上其他的了,他把亚瑟放在背上,然后用罩子捂的严严实实,和那人缓慢的移动出了轰炸区。
他们慢慢移到一件屋子前,那人把罩子摘下来,拧了拧门上挂着的铜环,地上出现了一个洞,他跳下去之后示意弗朗西斯也跳下去。
里面漆黑一片,弗朗西斯摸索着往前爬着。
眼前突然亮了起来,他们到了一间极为宽敞明亮的屋子。
弗朗西斯不适的揉了揉眼睛。
“把他放到床上来。”他听见一个声音对他说。他睁开眼睛,看见了一个短发的小个子男人。
他听话的把亚瑟从背上放下来,抱着他走到床前,动作轻柔的像是抱着某些珍宝。
“我叫王耀。”长发的男人对弗朗西斯说,他指了指短发的男人,“我的机器人助手,本田菊。”
弗朗西斯端起了枪。
“你不必如此紧张。”王耀浅笑着拍开他的枪口,“本田暂时不会发疯。”
他动作娴熟的打开医药箱,然后示意弗朗西斯扒开亚瑟的衣服,自己去准备用具。
弗朗西斯轻轻的解开亚瑟的扣子,王耀听见他心疼的倒吸了一口气。
“这可不太妙啊…”王耀收起了笑容,盯着亚瑟发黑的伤口叹到。他飞快的作了简单处理,然后调动了一个小型的摄像头。
“濠镜,嘉龙,能看的到么?”“能看到,先生。”那边传来两个模糊的声音。“这种伤口,是不是最新式武器造成的?”“先生,这种型号是这个月刚出现的,前天我们几个才刚研究出用药和解决方式…先生那边,怕是…救不了…”戴着眼镜的少年的脸出现在屏幕上,他看见了亚瑟旁边的弗朗西斯,迟疑的说了出来。
“救不了?!”弗朗西斯盯着亚瑟的伤口,质疑的声音放大了几倍。
“他还能撑一个月,一个月之后…依我们这边的案例,他会死的异常痛苦。”另一个少年捏着一摞照片,朝弗朗西斯展示,“我比较建议安乐死,因为老师那边药材不够,做不出这种药的。”他摇了摇一小瓶透明的液体,面无表情。
王耀关了摄像头。
“我想我可以试试,毕竟我们还有一月,对吧?先生。”
弗朗西斯微微一愣,他摆摆手:“叫我弗朗西斯就好。”他轻轻握住亚瑟的手,声音听起来有些苦涩,“如果,实在不行,就给他安乐死吧,别让他太痛苦。”
“我们还是要试试的,弗朗西斯。”本田菊在一旁插话,“耀君是个医学天才,没准他能行呢?”
弗朗西斯的眼睛冒出希望之光。
第二天,亚瑟醒了。他一脸迷茫的看着洁白的天花板,想起昨天自己似乎还睡在一个小土堆后。
我被掳了?这是他的第一个想法。然后他看见了睡在自己旁边的金色长发的脑袋,他抬起手,摸了摸那个带有实感的脑袋,松了一口气。
他第一次感到这个人在身边让自己如此安心。
“啊亚蒂,你醒了?”弗朗西斯急忙握住了那只手,“有没有哪里疼?”
“呼,都还好啦。这里是哪里?”
“一个小救助站,传说中的亚裔办的。”在这个早已没有了分化的世界,种族的分化确实是属于传说中。
“哦。对了,你昨天,没事吧?”亚瑟把头扭向另一边,尽量掩饰自己别扭的语气。
“我没受伤啦。”他另一只手往下拽了拽衣袖,昨天被炸伤的地方还在流血。
他伸长了身子,亲了亲亚瑟的脸。
“等战争结束,我们就去结婚好不好?”他恳切的说。
“好啦,好是好啦…”亚瑟红着脸,末了又叹了一口气,“还不知道能不能活到那时候呢。”
“不许瞎说。”弗朗西斯佯装生气,其实他心里比亚瑟还没底,他们是士兵,亚瑟的伤如果好了,他们必须回去继续参战,生死是未知数,若是亚瑟的伤好不了,他也…不想独活。
王耀一头扎在材料和实验上。本田菊给他进去送饭的时候,问了个奇怪的问题:“耀君,如果在下,也失控了,你会怎么办?”
“我会杀了你。”王耀琥珀色的眼睛泛出一丝杀意,不经思考的说出答案。
本田菊鞠了一躬,退出实验室。
他漆黑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悲哀,他看了看自己的数据库,骤然发现了新一处不受控制的程序,他叹了一口气,默默地增加了自毁程序。
如王嘉龙所言,亚瑟越来越虚弱,本来就消瘦的身形很快就瘦的只剩下皮包骨头了。弗朗西斯每次想谴责王耀的时候都会看见对方愈加浓重的黑眼圈,他便放弃了这种想法,他只能责备自己没用,连自己的爱人都救不了,他悲哀的发现他从未拯救过任何他爱的人。
之前是家人,好友,战场上的同伴,现在,他同样无法拯救亚瑟。
当他握住亚瑟瘦弱的手的时候,往往会掉下眼泪,对方会讽刺他,一边讽刺一边给他擦去眼泪。
王耀没能成功,甚至把自己也累病了。
“抱歉,弗朗西斯。”王耀含着歉意望着弗朗西斯,“不,也许是我命该如此。”弗朗西斯苦笑了一下,“您已经尽力了,这对我来说就足够了。甚至我还要对您说抱歉呢,您累病了。”他觉得自己没有任何资格指责王耀。
弗朗西斯回忆起自己和亚瑟初识的情景,当时机器人还几乎没有自我意识,它们用了短短几年,就进化出了人类难以企及的高度。
中学的时光总是让人躁动的。少年少女们开始散发荷尔蒙,弗朗西斯久居最让人向往的对象首位。就算他一周换一次女朋友也没有减掉那些追求者的疯狂。他注意到了亚瑟,这个看起来文弱的学生会长在和自己对视的时候总是会脸红,但又从来没和自己主动搭过话,就算自己主动去搭话,对方也是一副没好气的样子。
如同大部分狗血剧情一样,弗朗西斯开始追求亚瑟,在他苦苦坚持了三年加上被怼了无数次之后,他成功了。
他们在一起的那一天,机器人屠了城。
他带着亚瑟逃,跑跑跑,一刻不停的跑,就算精疲力竭也要往前跑,他们还想活着。
两个文弱的少年找到了军队,从此端起了枪。
他遇见了两个有趣的家伙,一个叫基尔伯特,另一个叫安东尼奥,基尔伯特总是带着一只小黄鸟,安东尼奥没事的时候喜欢吃番茄,他喜欢上一个医疗兵,可惜医疗兵一直不太愿意搭理他,后来,医疗兵死在了他面前。
而他和基尔伯特为了掩护自己和亚瑟,相继奔赴了死亡。
他们都是英雄,亚瑟也是,但他不是,他是懦夫,他想活着,想和亚瑟结婚,如果亚瑟死了…他紫色的眼睛蒙上了一层阴霾。
亚瑟终于还是要求本田菊给他注射安乐死。他亲了亲弗朗西斯,贴着他的耳朵对他说,我爱你。
弗朗西斯哭了,眼泪大颗大颗砸在亚瑟逐渐僵硬冰冷的尸体上。
次日,他对王耀说:“我走了,你们保重。”他抱着一个小小的盒子,里面是借用王耀的火炉烧的亚瑟的骨灰。
他自言自语道:“那么大个人,怎么就剩这么个小盒子了呢?”
王耀转过头,不忍心再去看他。
王耀说:“保重。”
他强撑着咧开嘴,朝王耀作了个难看的笑容。
然后他就挥挥手,离开了这个地方。
他把心搁在这儿了,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让他再害怕死亡了,死有什么可怕的,他爱的人都死了,他也没什么好活的了。
他回到了军队,冲锋陷阵,比谁都要勇猛,心里空了,人血也不再恶心了,他在近身肉搏的时候甚至都没在乎自己被砍了一半的胳膊。
奇怪,他感觉不到痛了。
他死了,战死沙场。
据后世记载,他是个英雄。

评论(9)
热度(22)
过激普厨!
过激普厨!!
过激普厨!!!

这里阿啾,是条咸鱼…
开学就长弧了,可能会诈尸,偶尔更文

© 弧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