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了

10 Aug.

全员七夕想脱单

*ooc

*和 @咸鱼潼 的七夕联文,她写异色,我写常色

*本篇王耀,非国设

*cp极东无差

 

 

我,王耀,二十一世纪五好青年,被自家妹妹逼着去相亲,她说,欸,哥,我托着咱对门家二嫂的姐姐的表兄弟的叔叔家的隔壁邻居的陈大妈给你介绍了个对象,你说你也老大不小了,她咂了咂嘴,怎么连个对象也没有,今年七夕又要自己一个人过了吧。

我对着她挥起拳头,小兔崽子我看你真是欠揍了!你哥不缺胳膊不缺腿的,为啥非得去相亲?

她幸灾乐祸的看着我,说,哥,你去了就知道了。

迫于她才是我们家掌握财政大权的人,我只能不情不愿的去了。相亲对象是个看起来温柔又娴静的姑娘,我们礼貌的保持彼此间的距离。

王先生,她浅笑着望着我,您真是个非常适合结婚的人啊。她红着脸,夸得我也有些不好意思了,您过奖了。

我们在微妙的尴尬且客套的气氛中结束了这次对话,我们存了彼此的电话号码,并且约定好了下一次见面的时间。她谦和地微笑总让我想起一个人来,我的直觉告诉我,如果我们结婚,她会是一个顾家的好妻子,但我总觉得有些不舒服,像是被人揭开了刚长好的伤疤。

街上的高温让人难受,但是这大概能暂且摆脱妹妹烦人的唠叨,从总体上说,这不是一场让人愉快的相亲体验,但我又不想让她失望。

我去附近的一家商店买了根冰棍,风拂过我的眼睛,仿佛我又回到了混小子的时代,我和我的初恋情人的时代。

我的初恋情人比我小两岁,是个看起来很可爱的小男生,稍微一撩就会脸红,我喜欢看他脸红,喜欢他向我撒娇,喜欢他生气时不理人的小表情,我觉得他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了。

耀,你真是个大坏蛋。他笑着冲我我扔了个枕头,对,我就是个大坏蛋,现在我要吃了你,嗷唔!我冲他扑过去,咬住了他的嘴。

我们在一起生活了很久,我说,菊,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吧?那天的星星真好看,配上微醺的风,让人忍不住有些醉了,我以为他会马上给我肯定的回答,他歪着脑袋想了想,半响才轻轻说道,也许吧。

我看着他的侧脸,只觉得莫名的悲伤。

我站在楼下,刚拿起手机拨通他的号码,对面是响起的是无尽的忙音。家里一如往常般干净整洁,他的东西还摆在那儿,我坐在床上等着,等到的是警察打来的电话,他躺在那儿,如往常一样的面孔,苍白又毫无生气。

您知道他为什么自杀么?警察问道。我只觉得耳边传来轰鸣声,脑中空白一片,我甚至不记得我是怎么走回家的了。

我翻出了他所有的东西,一切却都显示着没有任何征兆,我在那堆东西中躺了三天,被知情赶来的妹妹捞走了。

就算是现在,我也不相信他死了,他才是大坏蛋,我咬着冰棒,恨恨的想着。

哥,怎么样?本田小姐好不好啊?妹妹看着我,我说,很好啊,也许可以作为结婚对象。

听说我的异色去参加了《非o勿扰.》,还成功拐回来一个妹子,在表示了祝贺之后我钻进了房间,给本田小姐发短信问她约会能不能延期,她同意了。

巧得很,在异色被他女朋友甩的那天,我对本田小姐表达了歉意,她表示理解,我想,我以后可能都不会再见到她了。

那么七夕,我和我的异色又要被狂喂狗粮了。




 

 

评论(3)
热度(22)
过激普厨!
过激普厨!!
过激普厨!!!

这里阿啾,是条咸鱼…
开学就长弧了,可能会诈尸,偶尔更文

© 弧了 | Powered by LOFTER